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共户县县委门户网站 >> 今日户县 >> 农民画 >> 正文
  那时割麦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那时割麦
作者:杜智敏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172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-6-1    

 

一抹秦岭,在气霭中模糊着。蓝天白云下,麦浪滚滚,麦香袭人。一色色金黄的麦穗,齐刷刷昂扬了头颅,向太阳宣示着,古老土地上的一个绚烂的季候又开始了。一种快乐鸟,高高兴兴地唱着“算黄算割”的曲调,一声和一声地急急呼唤,催促着提木镰的农人,脚步匆匆,奔向田间,融入金色的海洋。就连在城市里坐凉房的、耍笔杆子的人,也赶回老家收麦子。我在外工作身不由己,但是秋夏两忙还是要回家的,即便请假也要为孤独的父亲尽量多干活,让他老人家老有所指望。看村里村外,人头攒动,坎上路畔的风景,更加活泛鲜亮怡人。商县的麦客老早就来了,甘肃的赶场者也不示弱,找一家房檐台子蹴着,等待明日割一片麦子,吃一口省手饭,出一把臭汗,挣两个零钱,找回一年一度久违的割麦感觉。

太阳火焰一样的炽热,让风无影无踪,树梢不动,云彩不动,苍天也不动。麦地里,母亲一手抓一把麦秆,一手把镰一送,一掏,一撸,嚓!嚓!嚓嚓嚓!割麦的声音,像太阳燃烧着季节的声音,如此之悦耳动听。小时候,我也割麦,猴头把戏的干活,一时不注意,将抓麦杆的左手让镰划破了。母亲心疼的在麦地中寻找刺筋芽,没嫩的,就拔老的,揪下叶子,揉揉挤挤,把叶汁敷在伤处,等止了血,嘴里念着:“面面土贴膏药,医生来了都好了。”即使美好的祈祷,又是温暖的安慰。然后再匆忙的离开,赶紧赶时间割麦子去了。甘肃麦客“割围镰”,速度虽然慢,但割得干净。黄土高原的干旱少收,让他们知道“粒粒皆辛苦”,时间充裕的话,人人爱他们割麦子。商县人割麦“踢走镰”,速度虽然快,但割得不干净,山里多变的天气,使他们懂得“麦黄一晌,不收放响”的道理,天要变的话就找他们,毕竟是“收到家里才算是收获了。”母亲却是天气好时“割围镰”,天气要变“踢走镰”,总是要把麦子割到最好时机。麦子一把把被抓起,又一把把地倒下。麦子倒地的过程,实在是极舒坦舒服的过程。

困顿了身体的农人,以树遮荫,磨镰解乏,聊且当床的麦捆子,却发出热情的呼叫。地头界一轱辘爬起,猛灌一气凉水,一嘴干馍一口生葱,急急忙忙杀向麦海......熟透的麦子,在地里头是耐不得寂寞,呆久了会发脾气,只要风一撺掇,它就冲动,一个翻身,一片鼓荡,转来转去,麦粒就唰啦啦地丢得满地皆是了……母亲当然知道爱惜自己一年的辛苦成果,并且时不时地教育我们,也不管你听不听,因为这是她的职责。

 

文章录入:网络监督管理科    责任编辑:网络监督管理科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太平景 你美了谁的眼
    远去的箫声
    考学
    大写的文化人
    小满
    采桑果
    行走化羊峪
    一棵行走的橡树
    从乡土叙事到生命叙事
    怀念母亲